Other Chinas- 中国的农民如何“哺育”城市

近5000年时间,农耕在中国社会中是最重要的角色,农民过着“自给自足小农经济”的生活:他们自己通过养殖、种植-并且在种植、养殖间组建起一个可持续的生态循环(养殖动物的粪便通过发酵成为有机肥料用来种植庄稼)-获得自己所需要的食物以及衣物,他们唯一需要与外界进行交换东西就是食盐。

1970年代,我出生于湘西雪峰山深处的偏僻山村,排行第七。我们全家九口人有3亩左右水田可以种植水稻。水稻是大米的来源,是我们的主食。3亩水田一年可以收获将近1200斤大米。那个时代我们需要向国家交售公粮,如果我记得清楚的话就是每年我们需要将收获一半左右的大米免费交给国家,我觉得那时候的这些公粮就是运送到城市,让在城市工作建设的朋友们能安心工作建设美丽的城市。

很显然,一年600斤大米对于我们9口人的大家庭来说是不够的,所以偶尔的饥饿就自然成了一种现象。当时我们会用红薯、南瓜等收获来替代主食,因为吃这些东西太多,到现在我对红薯、南瓜这些东西有一些不太喜欢的情绪。

如今我有机会跟在城市长大的我的同龄人偶尔讨论童年的事情。我很高兴地听到在他们的童年时代并没有严重的饥饿情况发生。我相信我一家人帮助了在城市成长起来的同龄人们的成长过程,所以颇感欣慰:我觉得当年在农村我们农民是可以找到替代主食的其它东西来糊弄过日子,但是在城市中如果没有粮食的话就很有可能被饿死。

现在粮食和食物已经不是任何问题了,我的儿女们不用再担心饥饿的问题。不过我还是会跟我的儿女们说要尊重食物和为我们生产食物的农民,因为没有食物我们是无法生存的。

Fred Young For Vivereliquido.it